会员: 密码: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曾经有过的高教“大跃进”
栏目:陈景往事     2009年 第11期  
  “大跃进”是一件震惊世界的大事。就当时而言,的确是充分地发挥了国人敢想敢干的创造精神,人们说话做事的胆量,从来就没这么大过。高校的“大跃进”,在那时也是同样不让他人专美于前,跟土高炉炼钢铁一样,同样充满了刺激和荒诞。

    1958年夏天,在中国土地上,突然之间冒出了数不清的大学。始终走,不,狂奔在全国前面的河南省,先是一个地区办一个大学,后来一个县一个,一个公社一个。那个被伟人称赞,说是跃进规划像一首诗的河北省徐水县,不仅办起了一个拥有12个系的综合大学,而且县下每个公社都有一个红专大学。这种大学是怎么办的呢?徐水县,还有山西省平遥县的综合大学,是把原来县里的中学挂上大学的牌子,中学的老师变教授,再配上些“老农”,算是土专家,教室原封不动,只是原来的教研组变成了系。


    比起县里的大学,公社更有热闹看,当时河南省遂平县卫星人民公社的红专综合大学是上过报的典型。卫星公社的这个大学有10个系,共有学员529人。这10个系分别是:政治系,主要学习党的政策和基本知识;工业系,学习炼钢铁、机械和电气,学生主要集中在工业区(炼钢铁的土高炉所在)和拖拉机站;农业系,学习农业基本知识,怎么种高产作物;财会系,学习财务管理;文艺系,学习歌曲、戏剧、音乐,自编自演,在学习之余,要上田头演出;卫生系,学习卫生保健和防疫以及接生知识;科学技术研究系,学习气象、土壤、作物栽培、病虫害防治、品种杂交,据说经常搞一些震惊中外的试验;林业系,学习苗圃管理、果木杂交;文化系,所有各系的人员都是文化系的学员,按照各自的程度分为高小、初中班,大概专门为红专大学的学员补习文化课的;政法系,学习党的方针政策和政法文件,据说是专门培养各个生产队公安干部的。


    这个大学的校舍,就是社员腾出来的民房,学生都是各个生产队选拔出来成分好、觉悟高的青年,教授按他们的话来说是“土洋结合”,土的教授可能连字都不识几个,但是群众推举出来的能人,所谓的洋教授,就是原来的小学教师。上课,土教授有讲不出来的时候,那就由洋教授讲,土教授在旁边操作,叫做“土洋结合”。这个大学据报道还很有成绩,工业系的不少人学会了开拖拉机、锅驼机;文艺系的编了很多快板、快书、相声和戏剧,什么“排山倒海”、“幸福灯”等;政治系的当然错不了,学会了怎么“拔白旗”(“大跃进”时的术语,指批判或者扫除对“大跃进”有抵触情绪的人和事)。最为显赫的是科学技术研究系,人家打破书本教条,1亩芝麻上100斤化肥(极限是30斤),据说亩产达到1000多斤(对芝麻而言,相当于稻米的亩产万斤),而且还搞了许多不可思议的嫁接,比如槐草接在稻子上、红芋接在南瓜上、蓖麻接在芝麻上等。农村的“土大学”如此,城里的“洋大学”也有异曲同工之妙。著名的武汉大学,跃进不让他校,物理系1958年由原来的3个专业,猛增到9个专业,有的新专业连一个教师都没有,就找来某个出身好又特别红的学生当教研组长(当时学习好是要被批判的),教师没有先空着,有的专业连名称都没有弄清楚,就“先办起来再说”。


    那时候甚至连正规大学的科研成果,都跟“土大学”非常相似,多快好省,既攀高峰,又放卫星。北京大学中文系一群学生(加上青年教师),花了仅35天,就写出一部78万字的《中国文学史》。据报道,著名学者王瑶等写了2年都没有写出来。生物系40天编出一本《河北省植物志》。同样据报道,说是法国大科学家拉马克编跟河北省差不多大的法国的植物志,用了10多年,意思他们比拉马克强一百倍不止。北京大学放了卫星,其他学校当然也不甘落后,北京师范大学编出了100万字的《中国文学史》,还编了100万字的《中国现代文学史讲义》和《苏联文学史讲义》。中国人民大学弄出了一部100多万字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史》,据说,这部书加进了中国革命的基本经验,下限写到1958年,把“大炼钢铁”都写进去了。新闻系写出了《中国军事报刊史》、《中国出版事业史》、《中国广播事业史》。清华大学几个月内,编出各种教材与专著95部,其中《水工概论》、《农田水利工程》、《水利工程测量》、《工程水文学》、《水工量测及模型试验》是10天工夫就写出来的。最了不起的要属武汉大学物理系,人家成立了一个“攻关小组”,要在短时间内破除“旧”的物理体系,把从牛顿到爱因斯坦的所有定理、公式一扫而光,在几周内“建立世界一流的具有武大独特风格的新物理体系”。需要指出的是,这期间,由学生参与产生出来的大量“科研论文”,也陆续地“发表”在了今天仍列在“核心期刊”名录上的学术刊物上(其实,即使今天各高校写校史的时候,统计成果也未必就把这些货色剔出去了),科研成果的数量实现了飞跃。


    历史是面镜子,时常可以从里面照见我们现在的自己。如果看了40多年前的高教“大跃进”的种种感到荒唐的话,那么想想今天我们的所作所为,其实没有什么资格嘲笑我们的前辈。当年徐水县和平遥县把中学升格办大学,和我们今天中专升大专,大专升本科,本科竞相办“研究性大学”,其实也就是50步、100步的区别。今天由南京大学首创、研究生必须交出在核心刊物上的N篇(因各校规定不同)论文才能毕业的做法,本质上跟当年发动学生群众著书写论文没什么不同,无非是催生本校的成果数量。效果也差不多,都激化了科研生产的粗制滥造(今天还有一个副产品:催化了学术期刊的腐败,产生了大量有偿稿件)。当年的武汉大学在“大跃进”过后,检讨自己的“跃进”的时候说,“在这种战线长、任务重、指标高、要求急的情况下,只得采取一压(批评加压力),二抄(写论文时东抄西抄),三挤(挤数字)的办法”。而我们今天的高校,尤其是重点大学,动静其实比当年还大,竞相上专业、补学科,办学院,合并超级大校,争一级学科,争博士点,争基地,进“211”,上项目(人文社科的课题都越做越大,越来越无病呻吟,资金上亿),各种名目的评比,有资格的则定出进入世界一流大学行列的目标。这一连串越来越急的大动作,怎么说都摆不脱“战线长、任务重、指标高、要求急”的影子。各个学校用量化管理、物质甚至职业杠杆压出来的科研成果,有多少是抄的,只有天知道;即使不抄,有多少是低水平重复,更是只有天知道。说到底,各个学校的科研成果数字,还是少不了“挤”的因素。只有一点是跟前辈们有所不同的,就是现在的“大跃进”极大地催化了学术的腐败。这种腐败,甚至不是指前段时间炒得很热的抄袭事件,而是直接和间接的权钱交易。


    自从世界进入现代化(或者说西化)的发展语境以来,处在后面的学了一阵前面的之后,就想着怎么赶上和超越,这是人之常情,其实没什么不对,至少可以理解。只是幻想通过某种特别的方式(比如发动群众),跨过必要的发展过程,一下子挤到前面去,多少有点做梦的味道。尤其对于一个让别人落得比较远,差距过于大的国家,定出这种豪迈的计划,做出迈大步之状,则难免让外面的人感觉局中人像是发了疯。世界上有人发疯,其实没什么奇怪,只是发得太大,形成了风潮和运动,就奇怪了,更何况同样的疯要发两次(也可能是N次),则未免骇人听闻了。从前是“大跃进”,现在是“跨越式发展”,至少从形式上看,其白日梦的混沌和疯狂程度其实是一样的。


    然而,不一样的地方也挺多,除了愈演愈烈的学术腐败之外,最大的不同是,大多数身在其中的人都知道自己实际上在干什么。他们完全知道自己学校跟世界一流大学的差距,私下里把争基地、上项目的活动称为“编故事骗钱”,内容怎么样没人在意,只要故事编好了,基地呀,博士点呀,项目呀就来了,当然钱也就来了。在他们看来,如果你不争,别人也会争,与其人家上还不如我们上。大家全都心知肚明,却不约而同地较着劲干着当年昏热状态下才干的“大跃进”。


    说穿了,奥秘在于,凡是“大跃进”,就容易产生数字式的繁荣,面上看起来特有光彩,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容易出“政绩”,就像大炼钢铁可以使极度落后的中国几个月就凭借遍地开花的土高炉,生产出几千万吨钢铁(大部分都成了废物,堆在田间),实现了“超英赶美”一样,过去和现在的高校“大跃进”也可以实现规模的迅速扩张,科研成果的极度增长。我们可以合并出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大学,可以生产出世界上最多的博士,甚至可以炮制出世界上最多的科研论文。跟当年的领导人一度误把这种虚假的繁荣当真实不同,我们现在的局中人,从头到尾,所要的就是这种虚假的繁荣,因为不仅领导者面上好看,而且在这繁荣的背后,有着实实在在的利益。老百姓讲话,数字出官。


    一个伟人说过,历史常常重复两次,第一次是悲剧,第二次是笑剧。信夫! 

《大历史的边角料》

出版社:陕西人民出版社 作者:张鸣 ISBN:9787224084009
版次:1 装帧:平装 页数:309页 定价:¥29.00元 出版日期:2008-5-1

作者简介:

   张鸣,浙江上虞人,1957年生,长在中国的“北极”北大荒。做过农工,兽医。初学农业机械,后涉历史,现在于北京中国人民大学政治学系教书。在吃粉笔灰之余,喜欢写点不不伦不类的文字,有的被视为学术著作,还有一些算是历史文化随笔,均遗憾多多。



内容简介:

   义和团有何难解之谜?文学戏剧有甚意外影响?回望百年教育,考证另类国粹,品读投契之作,反思外交得失。组合边角料,复活大历史。本书从作者五年来大量的历史文化随笔中择选72篇精华之作,集中体现其对各类问题的独到观点,突显张鸣式说史之魅力。本书为张鸣精选集丛书之一。本书作者从其五年来大量的历史文化随笔中择选出72篇精华之作,集中体现了作者他对各类问题的独到观点,突显张鸣式说史之魅力。书中,你可以揭密义和团的难解之谜,文学戏剧的意外影响,关于辫子与革命的零碎故事等。

主要频道
关于我们
关于你们

中国出版对外贸易总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30495号-2
客户服务热线:010-6426-3509  举报邮箱:xiandaiyuedu@cnpitc.co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