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 密码: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陈其美:生性风流的革命者
栏目:非常人物     2012年 第5期  
  陈其美(1878年~1916年),字英士,浙江吴兴人(今湖州市)。1906年春东渡日本,先后学习警政法律和军事学。同年冬加入同盟会,在辛亥革命初期与黄兴同系孙中山的左右股肱。陈其美是蒋介石的盟兄,又是蒋晋见孙中山的引荐人,其侄陈果夫、陈立夫之后亦成为国民党中举足轻重的人物。1916年5月18日,被袁世凯指使张宗昌所派的人暗杀,享年仅38岁。陈其美遇刺后,孙中山赞其为“革命首功之臣”。

    远渡东瀛识“豪杰”
    作为革命党人,陈其美出道较晚,晚至1906年29岁时,才在其弟弟陈其采的资助下东渡日本留学,由此加入同盟会。


    陈其美自称书生,却有“四捷”之称,即口齿捷、主意捷、手段捷、行动捷,又素以“冒险为天职”,且生性豪爽,好结交。因此,从29岁加入同盟会到38岁遇刺身亡,在短短9年间,便确立了仅次于孙中山甚至高于黄兴的国民党党内地位。有一个在坊间流传甚广的小故事,对其性情可略见一斑:


    1906年一天的早晨,陈其美前往东京西片町散步,走到一片小树林边时,看到一名中国青年正在舞剑,遂上前搭讪,才知此人乃振武学堂学生蒋志清(蒋介石)。陈其美见其长得机灵英武,又是浙江同乡,便有意交往。随后,又认识了留日士官生黄郛,陈其美提出彼此结拜为异姓兄弟。蒋志清因为比陈其美小9岁、比黄郛小7岁,深感以小攀大有不恭之嫌,所以有意推辞,但陈其美执意结拜。遂三人互换兰谱,盟约“安危他日终须杖,甘苦来时要共尝”,蒋志清特意将盟约刻在两把宝剑柄上,分赠盟兄。之后,陈其美介绍两位盟弟加入同盟会。


    事实上,陈其美在日本留学生中年龄偏大,这也与其家族和经历有直接关系。陈其美的父亲陈延佑系晚清秀才,后屡试不第,继而弃儒从商,在钱庄做些文字笔墨事务,家境小康。陈延佑膝下三子:长子其业;次子其美;幼子其采。


    陈延佑于1893年病故,家境由此日渐困窘,15岁的陈其美不得不到当铺做学徒。老三陈其采却少年得志,16岁考中秀才,后入金陵同文馆、南洋武备学堂,1898年11月由浙江巡抚刘树棠选派官费留学日本,期间曾任“留日同学会”会长,1902年3月以第一名成绩毕业,后任湖南长沙新军统带。


    1906年时,陈其美已于上海谋生3年,在同康泰丝栈任佐理会计,同时入科学仪器馆的理科传习所学习自然科学知识,正苦于“商贾征逐末利,何补于国家的危亡”!在弟弟陈其采的资助下东渡日本后,他先入东京警监学校学习警政法律,后进东斌学堂学习军事。


    当时,清廷官派到日本的军校生一般要先入成城学堂,即日本士官学校的预备学校。后来,日本方面设立了专收中国人的振武学堂作为预备学校。在成城学堂或振武学堂学习两年合格后,再赴日本现役军队见习1年,然后进入日本士官学校学习1年,再回原见习部队实习3个月,这才能获得日本士官学校的毕业证书。也就是说,陈其美所入的东斌学堂并非“正宗”官办。不过,该校有孙中山的暗中资助,由日本人寺尾亨博士出面创办,旨在秘密训练革命军事骨干。陈其美在加入同盟会后,便与部分同学组织起“军事体育会”,学理论、练体魄,为将来的起义和暗杀活动做准备。


    在加入同盟会初期,陈其美并非迅速脱颖而出,亦未受到孙中山的青睐。他在信念方面仍存在困顿与波动,乃至对清廷抱有甚多希望。


    不过,在日本留学期间,陈其美不仅结识了孙中山、黄兴、宋教仁、汪精卫、胡汉民等,亦结交了一批江浙籍的革命党人,如:秋瑾、徐锡麟、张静江等,以及当时的小字辈蒋志清,即后来直接影响中国历史进程的蒋介石。这,为他今后的经历和影响力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生性风流黑、白道
    陈其美的崭露头角始自1908年。在前一年,两广、云南的起义先后失利,同盟会内部发生严重分歧乃至分裂,而光复会竟然自立门户去了。与此同时,徐锡麟、秋瑾被清廷杀害后,上海的革命力量受到严重挫折,几乎停止了一切活动。由此,陈其美奉派从日本回国,负责联络上海、北京、天津、杭州等地的会党,以重振旗鼓。


    在上海,陈其美凭借自己的能力很快就打开了局面,不仅创办精武武术学校,聘请武术大师霍元甲为总教师,还动员大批江浙富商加入同盟会,诸如虞洽卿、王一亭、沈缦云等,甚至先后创办了《中国公报》、《民声丛报》,并协助于右任创办《民立报》。


    陈其美最为倚重的便是秘密社团了,也就是威震江湖的“青帮”。“青帮”始自明末清初的秘密会社。在光复上海时,其帮会弟兄刘福彪率3000余手下担当起突击队的作用;在随后的内争外斗中,其另一个帮会弟兄应桂馨(应夔臣)则充当了打手的角色。


    陈其美在上海帮会中的势力之大可想而知,而蒋介石的“青帮”渊源也是源自于此。事实上,这一帮会背景也为陈其美从事革命活动提供了相当的便利条件,甚至成为他在同盟会中树立并巩固地位的基石。对此,杨思义曾有这样的记述:“上海的戏院里,茶馆、澡堂里,酒楼、妓院里,无论哪个角落里都有他的党羽。所以,一辈革命同志无论有什么活动,都要拉他入伙,尤其是辛亥年中部同盟会之成立,大家都要依靠他做台柱子。”另有如下记载:“阳为纵情声色,以掩饰侦者耳目,外间仅知德福里为游宴之场,而不知为发纵革命决定大计之所在也。”由此可见,陈其美可谓是三教九流通吃,黑、白两道全占。


    陈其美确实曾在妓院酒楼设立了秘密机关,据同盟会员张奚若回忆,在辛亥革命前,他与陈其美“第一次彼此就躺在姑娘屋里的床上交头接耳地说话。姑娘当然避开了,老妈子总不时进来倒茶、拿瓜子。这是我第一次进堂子,此后还在那里吃过几次酒,也是陈其美请的”。至于强调“阳为纵情声色,以掩饰侦者耳目”,似有矫情之嫌,因为在声色之场难免会有兼而有之的行为。况且,陈其美似也不是洁身自好之人,至少袁世凯的二公子袁克文曾在上海《晶报》上,以笔名“寒云”连续3天刊载《辛丙秘苑》一文,记述其所见证的陈其美等人经常出没于高等妓院,一边狎妓,一边策动义举。


    在辛亥革命后,陈其美甚至被封了个“杨梅都督”的绰号。说到“杨梅都督”,不能不提“都督”的来历,其实这也与黑道手段有关。


    继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之后,上海旋即发动起义。陈其美为抢头功,提前一天便带领以帮会人员为主的数十人,去攻打清廷最顽固的堡垒江南制造局,以控制武器库,在两度失利的情况下,他竟只身进入制造局,试图劝说总办张士珩放弃抵抗,结果被扣押。光复会领袖李燮和、商团首领李平书闻讯后,随即率领光复军驰援,并攻下制造局,救出了被捆缚的陈其美。在紧急情况下,起义者一面将陈其美送回驻地休养,一面推举李燮和为临时司令,并主持一切工作。


    上海光复后,起义者开会推举沪军都督,而李燮和成为陈其美的最大对手,甚至连李平书也对大家推举李燮和表示赞同。不过,陈其美竟然鼓动“青帮”弟兄大闹会场,甚至扬言要用手榴弹与其同归于尽。最终,陈其美坐上了“都督”的宝座,而且推举会议结束伊始,街头就贴出了安民告示,上面赫然盖着沪军都督陈其美的大印,显然他早就做好了掌权的准备。


    虽然有此一说,不过史书将上海的光复往往归功于陈其美。对此,孙中山不仅表示认同,而且对其大加称赞,曾表示:“陈英士(陈其美)在此积极进行,故汉口一失,英士则能取上海以抵之,由上海乃能窥取南京。后汉阳一失,吾党又得南京以抵之,革命之大局因以益振。则上海英士一木之支者,较他省尤多也。”


    在陈其美就任沪军都督后,徐震直接致信劝其不要“冶游”“狎邪”,继而充当“杨梅都督”。随后,陈其美在于右任执掌的《民立报》上发出公开信,称“军兴以来,大小之事,日数十起”,因此分身乏术,不可能在外“冶游”。不过,他同时承认:“昔日为秘密结社之故,偶借花间为私议之场,边幅不修,无须自讳。”


    事实上,在“生活作风”问题上,陈其美一直被同仁与后人诟病。

《他们揭幕辛亥革命》

出版社:国际文化出版公司 编著:汪龙麟 等 ISBN:9787512502734
版次:1 装帧:平装 页数:248页 定价:¥28.00元 出版日期:2011/12/1

作者简介:

   汪龙麟,安徽岳西人,文学博士,首都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研究生导师,从事宋元明清及近代文学的教学与研究,著作有《20世纪清代文学研究》《中国近代文学史论》《温文尔雅》等十余部,在《文学评论》等刊物发表学术论文数十篇。张仕英,辽宁沈阳人,河北科技大学教授。在日本留学、执教20年,获日本二松学舍大学文学博士学位。多次参加并主持国际学术研讨会。主要研究领域为中国近代文学,中日文化交流史。在中、日刊物发表学术论文数十篇。



内容简介:

   本书采用人物小传的形式,讲述揭幕辛亥革命的风云人物。其中包括人们记住的孙中山、陈其美、黄兴、宋教仁等,这些掀起这冲天浪潮的仁人志士们。还包括秋瑾、陆皓东、邹容、陈天华等那些未及辛亥的先驱们。还有张之洞这一清王朝中的关键性人物,将“实业救国”、“教育救国”等理念具体实施到楚荆大地,为革命者选择在武昌打响辛亥第一枪提供了契机。同时,本书还选择纳入了康有为和梁启超这两位改良运动中的保皇派领袖,他们所尊崇的维新与改良在当时不失为一股新思潮,并不失为为辛亥革命的铺路者之一。这些精心挑选的人有怎样的传奇,他们是怎样揭幕辛亥革命的呢?

主要频道
关于我们
关于你们

中国出版对外贸易总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30495号-2
客户服务热线:010-6426-3509  举报邮箱:xiandaiyuedu@cnpitc.con.cn